熊

畫圖永遠是自己最單純、純粹的快樂。旅行和速寫是大部份作品的養分。從西班牙到秘魯、或是夢境般的甘南草原,旅行時碰到的人和景給了在台灣沒法得到的東西,透過旅行時感受到的事物,漸漸地塑造作品風格。